是FF14ER,CIDNERO/NEROCID
萌芽池,喜欢OW职业选手和主播们
 

小加隆德做噩梦了

#ooc ooc ooc
#六年制的学院,毕业如果19那么我们默认13岁(忽然)
#是软绵绵的小男孩设定谢谢,非常ooc,非常ooc,非常ooc,不适宜或者不接受请别看了求求你们谢谢。
#文笔很烂。



小加隆德做噩梦了。

对于刚到陌生地方便要在独自一人开始生活的小孩们来说这算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重点是他们将连续几天都独自一人睡在冷冰冰的房间内,要怎么应对这个坎是个问题。有的孩子会抱紧他们带来的小魔导先锋玩偶,有的孩子会壮着胆子对着昏暗的房间敬一个帝国式军礼试图告诫自己未来将会是个军人所以不能害怕这些,有的会把自己整个缩进被窝里来渴求被包围产生的安全感。

可西德并没有魔导先锋玩偶,但他知道一个比玩偶更好的依靠。西德甩了甩脑袋,用手试图抓顺那他因为睡姿不佳变得比平常更翘的头发,随后他掀开被子,蹩脚地在一片漆黑里把脚伸进靴子里,最后轻轻地抱起属于他的柔软枕头。接下来就该在开门之前闭着眼祈愿现在这个时间段不会撞上巡查的老师,或是一个巡逻的摄像头了。

——而西德很幸运,他一路顺利的到达目的地,即使那目的地其实就在他的隔壁。

说到幸运,不得不说西德·加隆德他天生就是个幸运儿。他有与生俱来的魔科学天赋,不负众望的以位居榜首的成绩考入了帝国最高级的魔导学院。就连他睡得都是宿舍的No.1号房间,现在他正悄悄的想打开No.2的房门,而且西德相信那里的人不会拒绝他的请求的。

随着门把手转动,锁舌在绝对的安静里发出清脆声响,西德毫不费劲就将门拉开了一条缝,他悄悄的探头往里面瞅着,出人意料的发现里面的那位并没有完全熄灭所有灯光,他的床头灯还亮着呢!不过比起他还醒着这个猜测,面对房间进了入侵者却一动不动的反应让西德猜想到了别的原因——比如说他不是忘记了关床头灯,而是怕黑。

西德以最快又最安静的方式挪进了屋内,再反手悄悄带上了门,床上躺着的那位看样子还没有醒。西德屏住呼吸,悄悄的凑去抱着枕头趴在人的床边仔细打量他,金发的男孩呼吸很均匀,长长的金色睫毛在昏黄的床头灯下就像在闪闪发光——然后西德又重复确认了一点,他不是怕黑,因为他枕边散落的课本说明他的确是看书看到抵不住困意才睡过去。

这就叫西德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了,明明是想问问可不可以一起睡才来的,看见他的请求对象是因为疲倦才估计刚睡着不久,心理便打起了退堂鼓。但被打扰的家伙可没让西德如愿以偿,金发的男孩忽然翻了个身,直接伸手拽住西德的手腕将他直接拉扯到了面前。

"——你来干什么,加隆德。"
"晚,晚上好!尼禄……"

尼禄从床上爬起来靠坐在床头,纤细的手指扣紧了西德的手腕。尼禄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从刚刚开始一直是浅眠阶段,看得出来他似乎也不是能很快适应环境的人,看书看到很晚除了努力的原因,更多的是欺骗他自己对在这种冷冰冰的地方睡着的恐惧感。要是尼禄会在这他梦想的学院做噩梦,那么他自己绝对会自责的。

"我做噩梦了。"

西德在一只胳膊被尼禄死死抓着的情况下也不好说谎话,他另手抱紧了自己的枕头,在床头灯的光照下无辜的眨着他那两只大大的眼睛。尼禄眉头一皱收手扶上他的额头,将睡散到额前的发丝捋到脑后,又上下打量一番可怜兮兮的抱着枕头,正用一双比小鹿更水灵的眼睛望着他的西德。

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好成这样了?尼禄在西德主动翻上他的床前忽然想到这个问题。他们的关系其实很微妙,至少尼禄不承认西德是他的朋友,要说是劲敌还差不多呢,但尼禄也不是那种会去揪着一个人的小毛病到处讨论的家伙。况且……就在今天早上的校园霸凌,要是这个加隆德没忽然窜出来,估计尼禄就要被那些不满他第二成绩的名门拉到角落暴打一顿了。就算尼禄自认体术不差,但他也不傻,毕竟同龄里一打多还是要吃亏的。

但这不代表他们就是朋友了,就算硬要扯关系,可他们只不过握了握手!……然后就是互相报上名字,再不过就是被西德强行拉着去一起吃了顿午餐而已。

但午餐确实很好吃,比起尼禄可以在他那乡下吃到的腌制食品,学校的食物明显更丰富,虽然他试图努力拒绝加隆德推荐给他的所有菜肴,但还是禁不住诱惑挨个尝了尝。面对从未尝过的美味,就算是一直板着脸的尼禄,在当他吃到合口的食物时眼神也会像普通小孩一样变得亮晶晶的。

无论怎么说,尼禄和西德他们一样还是个孩子。即使他在肮脏贫穷的故乡里那样努力的想要独立,想要蜕变,他已经很努力的在言行举止方面像个大人了,就连身高也在蹭蹭蹭得长。

但就现在来说,尼禄还依旧是个小孩。

"你做什么噩梦了。"

"我梦见我的飞艇坠落了。"

这真是个愚蠢的梦,尼禄想着,如果这个加隆德做的飞艇真要是能坠落的话,他可要好好嘲讽一番才行。尼禄就这么保持靠在床头坐着的姿势蔑视着西德,对他的噩梦报以轻笑回应,而西德到毫不在意的垂着脑袋开始整顿地盘了,他把尼禄枕边的那些课本挪开一些,让他自己柔软的枕头好找个位置安放。现在就算尼禄即使心里再怎么抱怨——这个加隆德都13岁了,还会因为噩梦想找个人一起陪着睡觉,贵公子可真是不好照顾诸如此类的,但是他那并不算暖和的被窝却很开心的容纳下两个小孩儿,因为要不了一会儿,这里就会比刚刚暖和很多。

床头灯是西德关掉的,他不大习惯开着灯睡觉,而尼禄给的回复是"随意"。

"为什么来找我,加隆德。"
"因为我觉得你不会拒绝我。"

西德侧躺在床的一半,尼禄认命的背对着他躺在另外一半。尼禄询问时候的语气比较平淡,毕竟这种随口一问在尼禄眼里西德可以用至少一百个理由搪塞过去。可在西德乖乖的回答了他自己的想法后尼禄却忽然猛的转身瞪着西德皱紧了眉头,而这可把小天才一号吓坏了,他慌张到不停眨眼,而在他试图询问什么前小天才二号就先以一种十分夸张的,充满对刚刚的回答感到不可思议的语调开口了。

"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是因为你觉得你是第一名,因为你有名就可以随便闯入别人房间霸占别人的床吗?我为什么不会拒绝你,我甚至可以把你拎出去!"

"我没有那么想,尼禄。我只是做噩梦了,而且现在我能找的就只有你这个朋友。"

"先别提噩梦了,你怎么可能没有朋友!"

尼禄往前一凑,让他们额头能碰到一起,但不得不说当他们的类眼撞到一起的时候,这比尼禄想象的要稍稍更痛一点。

"痛……可是,尼禄,你不是一直说想超越我证明你自己的实力吗?"

"是又怎样?"

"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至少在我认识的人里。大家都只会为我献上掌声,讨论、计划我的未来,只有你对我说了这种话,而且你的确很厉害——"

西德有点语无伦次,但神情看上去十分认真。虽然他做事不考虑后果,至少说话还是过了脑子,好歹没把一句"虽然还是不如我"这种会直接让一个拳头亲吻他鼻梁的实话吐露出来。

"所以?"

西德伸手揉了揉他的额心,随后弯着眼冲尼禄嘻嘻的笑了两声。

"所以我觉得我们是朋友。"

真是好一个"我觉得",尼禄暗地吐了吐舌头。

"我会把你从床上踢下去的。"

尼禄威胁道,西德想了想,伸手抱住了尼禄的胳膊。接下来便是小孩子真正的幼稚争斗,几乎完全是个人感情所使,他们两人在被窝里扭打成一团,有时候互相用脚蹬对方小腿,或是尼禄用手试图推开这个把他缠的严严实实的白色章鱼,而西德凑去靠在尼禄怀里时他的头发弄的尼禄脖子痒痒的,在折腾途中尼禄甚至险些冲着西德的脸就是一个喷嚏。

尼禄一点也不喜欢西德,一点也不喜欢,如果可以他现在就能把小加隆德同学摁着暴揍一顿,但他没有,毕竟两个人睡一起就已经违反规定,要是再因为打架加一项罪名的话,没有底子的他可扛不住这一波劝退了,所以尼禄只是随意应付着,并祈祷这个白发的混账赶快别再乱动了。而西德也并不喜欢臭着脸的尼禄,他的爆炸点是隐藏性的,当尼禄过于逼紧他的出身他也会生气的反驳,甚至挥动拳头想以男孩儿最直接的解决方式结束话题,当然,他们还真的从未成功打一次架,但西德喜欢尼禄笑起来的样子,只可惜西德不知道尼禄对他摆出的并不是微笑——那是尼禄冷笑起来的样子。

等他们折腾的累了,被窝也暖和了。尼禄两眼一闭开始逃避现实的时候却发现西德早已经抱着他的一只胳膊伴随轻轻的鼾声睡着了。

好吧,至少今晚不会再做噩梦了。

除了被窝热乎以外的好处恐怕就这一点,尼禄稍稍松了口气。其实在西德打扰他的噩梦之前,他差一点就要被拉进一个黑色的、看不见底的、可怕的深渊里了呢。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14)
 
上一篇
下一篇
© TEAEGG|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