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FF14ER,CIDNERO/NEROCID
萌芽池,喜欢OW职业选手和主播们
 

苦咖啡

#现代AU
#西德·加隆德x尼禄·斯卡艾瓦
#隐藏cp有。

尼禄·斯卡艾瓦刚刚差点就暴毙在他的办公桌前。

苦涩,无法言语的苦涩在他的味蕾上爆炸着,充斥了整个口腔,那些咖啡的残渣黏在他的舌苔和口腔上皮层上,这使尼禄就算已经把嘴里一大口咖啡全部喷在那叠还没过目的文件上,还是难受的不停咂嘴,咳嗽。

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亲爱的老板,西德·加隆德干的好事。虽然西德其实并不是有意为难尼禄,但令人感到不幸的是,其实这位公子哥其实并不会亲手使用"咖啡机"这么一个东西。而尼禄不喝速溶的咖啡,要是去问他什么的话只会得到他轻蔑的冷笑,与一句"那压根不配称为咖啡"的讽刺。

所以当西德站在咖啡机前对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家伙左顾右盼了很久后,他决定应该尝试去使用一下。虽然西德之后对一些设定出了错,但是至少他知道该把咖啡豆放在哪儿,就在这么捣鼓捣鼓后,一杯充满了沉淀物与咖啡豆尸体残渣的热乎黑咖啡就顺着出水口涌出来了。

西德还很贴心的给尼禄盛了满满的一马克杯。

对于西德破天荒的给自己送来一杯咖啡这件事,尼禄坐在转椅里仰着头冲着西德把他的眼睛瞪到了最大,在这种罕见的质疑方式下西德挑着眉打了个哆嗦。

"怎么了?"
"说实话,我怀疑你想毒杀我。"

其实尼禄还是有一点惊喜的,所以当西德走了以后他得意的冲着那杯咖啡在空空的办公室里高声自夸了一通,随后带着胜利的笑容直接闷了一大口。

——可现实还是残酷的。

尼禄伸手去抽几张纸擦擦嘴,一回想到刚刚的对话,便开始懊恼地叹气。他就不该喝的——那个该死的加隆德怎么可能使用他们那些员工才会天天依赖的,就像他们真正的女友一样的咖啡机?

尼禄是个非常记仇的人,他连曾经在同一所学校里上课时西德打瞌睡的时候靠在他身上的次数,他都全记得清。但那个时候有校规,他不能明目张胆的报复回去,可现在就不一样了。尼禄随意收拾了一下他桌面的残局,然后站了起来,准备径直走到西德的办公室。

碰巧的是,就在转角的饮料机前他便撞见了那杯杀人咖啡的制造者。

"加隆德。"

尼禄直接凑了上去,两人身高的差距让他严肃起来的气势明显更胜一筹,而且他现在可以说是咬牙切齿的瞪着西德,可怜的后者愣在一个手悬在半空正准备选取饮料却忽然被打断时而尴尬的姿势。

"尼禄?怎么了吗。"

现在尼禄有很多个选择,比如揪着西德的领子骂他一顿,或者微笑着带西德在去尝尝他亲手制作出的咖啡,但他并没有选择前两条,毕竟那样并不能补偿尼禄他本身的损失。尼禄敛着眼盯了西德一会儿,随后伸手捧住那被银白色环绕的毛茸茸的脸颊,低下头在他的老板反应过来要推拒前低头吻上去。

西德现在才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员工如此怒气冲冲的来找自己。这个吻一点也不甜蜜,当他们舌尖交融时尼禄口腔内的一些苦味残渣便传递到了西德嘴里,这让西德的眉头瞬间拧成了一团。虽然味道很糟糕,但他们还是吻得很尽兴,毕竟上班时间段能尝到这种甜头可真不常见。

不一会儿西德便又占回上风,像是主动担当起责任来清理掉那些苦渍一样,不紧不慢的吮吸着尼禄的舌头。尼禄当然是十分自然的选择接受,他眯起眼双手从西德的脸颊顺着颈侧慢慢下移,随后缠上西德的脖子,勾着他深陷在久违的亲吻里。尼禄无论什么时候都像猫一样优雅,难以捉摸,同时也很会享受。

成年的世界里并不存在什么亲吻就能让谁软了腿的事儿,舌尖上的斗争反而只是起兴的热身赛,基本就看两人的肺活量来判断到底最后谁被侵略的满脸通红主动退避一步——大多数时间都是尼禄,这次也不例外。

"该死,加隆德,你那个咖啡差点把我杀了。"
"你应该减少咖啡的摄入量。就你刚刚的行为,杰西要是知道了你这个月的薪水可不好看。"

西德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这让尼禄有点恼火,当然也只能是那种闷在肚子里的恼火。

"那既然都要扣薪水,不如去你办公室商谈一下补偿方案?最好是能给我几块方糖让嘴巴好受点。"

尼禄咧着嘴笑了笑,他一副受害者模样在加隆德的审视下眨眨眼。而西德没有说话,只是偏着头盯着尼禄。可他们之间的沉默没有保持多久,在西德挑起眉尾意味不明的微笑里,尼禄被摁到自动售货机上被拉进另一个更深的亲吻。

————————————

"之后怎么样了?"

魏吉捧着一杯来自光之外卖送来的奶茶,正卖力地吸溜着里面的红豆,他靠在比格斯的座位旁边,冲监视器耸了耸肩。

"还能怎样,老板办公室可没有监控。"

比格斯笑着回应,放下了他手里的热可可。

"你说我们把这个告诉杰西,能不能多一份能拿来点外卖的奖金?"
"我觉得如果杰西要是过来看一眼原录像,她会后悔答应听咱俩的投诉的。"

这倒也是,魏吉放弃了这个念头,他本来还想拿那一份钱给他心爱的隔壁企业的财会小姐送一份鲜花呢。

全文链接
 
 
 
评论(1)
 
 
热度(20)
 
上一篇
下一篇
© TEAEGG|Powered by LOFTER